晨渊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
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过去的,现在的,时间的神……” 

    “东方的,西方的,黑暗的宛如魔王眼眸的天空。” 

    “南方的君主巨大的翅膀从天空坠落的时刻。” 

    “北方,新的王将伴着熔浆而来。” 

                                   ———《魔王》

“如果我变成了雾气,又或者我变成了荒野里的魔兽……” 

    “你愿意领养我,把我带回家去吗?” 

    非常平淡的问句。 

    然后黑暗的面积飞快的缩小,之前看到的自己的面孔迅速缩小成了继欢乌黑瞳仁中的一个小小缩影,他看到了继欢的脸。 

    白皙的、清隽的,去掉了少年时期的青涩,一张乍看起来冷漠,实则温润的青年的脸。 

    他看到对方红润的薄唇微启; 

    他听到对方的声音清澈如溪水; 

    他听到对方对自己道: 

    “会的。” 

                                                     ———《魔王》

“吾等愿以身为剑,将恶永世封存。”

                            ———《魔王》

“那个地方叫叶法尔,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魔王》

我是联盟一级律师,

我会以大星际时代最高法典的名义,

竭诚捍卫你一切应有权利。

 公理之下,正义不朽。

                                   ———《一级律师【星际】》

微风穿过百里林荫,鸟雀跳在树梢。

    春日最好的太阳照在这里,于是长路落满了光。

                                       ———《一级律师【星际】》

    有人负重三十年,有人雀入樊笼,有人在黑暗中茕茕踽踽,走了很久很久。

    好在世间总有星辰开道,所以荆天棘地,也不枉此行。

                                                       ———《一级律师【星际】》

    顾晏猛地起身来带无菌罩前,他刚倾身弯腰,无菌罩里毫无生气的燕绥之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目光带着一丝微微的茫然以及梦魇未退的焦躁,似乎没有弄清自己身在哪里。

    他在这种茫然中眯着眼睛愣了几秒,终于透过透明的无菌罩看见了顾晏,那一瞬间,眼里的焦躁忽地就褪得分毫不剩。

    林原说,煎熬下的人一般不会醒来,除非真有什么事放不开,而这种可能小到万分之一。

    燕绥之偏偏成了这万分之一的例外。

    他没有什么放不开的事,倒是有一个放不开的人。

    他知道这个人会难过,所以得睁眼看一看,因为他实在舍不得。 

                                                      ———《一级律师【星际】》

    这位盛年已过的男人看上去有些清瘦,银白色的头发在脑后随意扎了一把,颇有几分潇洒艺术家的气质,蓝色的眼睛却从没有过半点浑浊,像年轻人一样清亮。

    “一个不体面的葬礼,亦或是会孤立无援地站上被告席?”

    他将那句威胁重新琢磨了一番,然后在灯光下毫不在意地笑起来。

    他说:“去他妈的威胁,我默文·白,生平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一级律师【星际】》

“当你深陷谷底,被带着刺的藤蔓纠缠,用尽全力呐喊却无人拯救。周围荆棘丛生,你挣脱不开,逃离不掉,在绝望中度过漫长岁月。”

    “偶尔抬头,看到的世界尽是黑暗时,你有没有曾想过——”

    “有一天,你也能重见天日。”

                                                        ———《败给喜欢》